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塊文化將於4月9日起連續四個週四晚間假誠品書店信義店三樓mini forum舉辦「從小說裡來的,是別的地方來不了的──大塊文化小說講堂」,邀請四位講師主講小說閱讀的樂趣,特別是那些只能從小說閱讀而來,沒辦法由其他形式得來的獨特趣味與滿足。針對赫拉巴爾、馬克‧海登、韋勒貝克、莎娣‧史密斯四位小說家的作品進行分享。

 

從小說裡來的別的地方來不了

p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cover-收集夢的剪貼簿 最近一陣子開始夢很多,其中一個是,我正在寫這篇後記,寫到天涯海角還看不到尾巴,文字像蝗蟲過境成片黑壓壓的吱吱喳喳,驚醒後我發現這篇後記真的是還沒寫出來。《收集夢的剪貼簿》這個中文書名像咒語一樣侵擾著我,可能有人對它的一串波蘭文書名「Dom dzienny, dom nocny」更覺得是咒語吧,它的意思可清朗多了──白天的房子,黑夜的房子,大約是說白天的房子是人的意識,黑夜的房子是潛意識,夢則是兩者之間的溝通橋樑,這本小說就用這樣的概念寫了數十篇故事,章章看似不相連卻又相連,如果找到一個內在的視角──夢,那麼或許可以連綴出一個順理成章的長篇小說。

好像在一個雨天,翻到詩人零雨的《木冬詠歌集》,其中的詩組〈我們的房間〉之二提到「我居住在你/房間之中是你打開了門,我才/被賦予笑──啊,那黃金的/鑰匙,來自你/嘴唇上揚的弧度/是你的聲音,為我的房間/裝設了窗,構築了陽台/綻開一季的園圃」,越往後讀才發現一切都是意識的反射──看來,對於意識與房間的關連,我們的詩人和波蘭作家似乎相互有靈犀。

《收集夢的剪貼簿》以非線性的敘事方式將無數個故事拼貼出一個小說的文本,時間線和空間線打散,讀起來說輕鬆也輕鬆,說不容易也不容易。但這次的主題是夢,夢啊,誰能夠有條有理地重述一個夢呢?鬼才能吧。這麼看來,利用非線性的方式來說夢,來描繪意識與潛意識之間的流動,似乎是恰恰好。

說到夢,我們這次的導讀者房慧真當然有很多共鳴了,她在《單向街》中提到自己有過一個頭銜──「得了嗜睡症的女人」,就是說,她的白天的房子與黑夜的房子像是維多利亞時代的連棟屋,中間的隔板很薄很破,時光沙漏滲漏得不太正常,讓她常常處於一種有時差的恍惚生活。一開場她倒是正經地分析了一番小說,點出了這部小說的多重時間性:遠古(刀匠的故事)中世紀(聖女的故事現代(敘事者與當地老婆婆瑪爾塔的日常故事),列舉了多維空間性偏遠小鎮陰溼環境、捷克與德國交界內部與外部空間的遷徙在自己之外看到自己等等,讓我們可以在分散於時空斷片之間的小故事裡找到趣味的焊接點…然而很快的,大家被她說的一個自己的夢所吸引住,漸漸便心領神會各自抒發自己的夢,讀書會有點成了解夢會,讀者的文本就這麼占領了作者文本──或許也是小說作者奧爾嘉.朵卡萩樂見的吧,據說她是榮格的信徒。

p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