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從前讀小說最常見的景象,是在一種溼漉漉的氛圍中,或許也就只有那麼幾次,但是舊的回憶就像老化的視網膜一樣,往往扭曲了某些事實的疆界,這就別管了。反正那是一種下雨天,軟軟綿綿的那種,天光介於半灰半明,毛毛的溼氣將地上染成東一片西一片黑糊糊的,離積水還好一陣子,卻正是讓人躊躇。這種天最適合做的事,就是讀小說和打紙牌,一個人的話,當然是前者了。如果風要來不來的,空氣便凝窒得剛剛好讓呼吸的節奏可以順著鉛字打印的紙頁痕跡繞著,眼睛跟著不疾不徐逐字逐句看下去,不太會想做其他事情,最多喝點熱茶,清淡的,如果剛好看到那種沒完沒了的精彩故事,你就會期待這綿稠的雨水別停……

創作者介紹

這裡的風景溼漉漉

pa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